日粒

不太会社交与混圈。
很傻的那种人,超好骗,没逻辑。
意气用事。

【周江】花 (上)

16年写的周江老坑终于拿出来填
花吐梗
私设漫天飞
因为隔了两年才拿出来继续写,前期文笔混乱,逻辑问题很大,不喜勿喷。
旧文存档。
不愿意看16年沙雕文笔please直接左上角谢谢

1.序

他其实从未想过要忘记他,可他现在似乎只有这一个选项了。

2 .生气的小周,也很可爱啊!

江波涛意识到自己得了花吐病是在一个星期以前。
那个时候战队还在打常规赛,一切都很顺利,身体上其实也没有任何的不适,他缩在床上看手机,想想也有些累了,就开始回忆最近的生活,留意一些不正常的需要注意的地方。对于江波涛而言,这已经是每天和吃饭睡觉打游戏一样正常的事情,不做这样冗长的功课,也许还会令他睡不着觉。
要说唯一不正常的——噢,说来真是让江波涛心塞,小周最近若有若无地疏远自己,不论什么时候什么方面。吃饭时会默默跑到孙翔旁边去,有什么急事会先支支吾吾地问方明华,路上偶遇居然转过头去偷偷脸红,也只有训练的时候会与江波涛交流两句战术了,但战术意图也表达得异常清晰。
江波涛哭笑不得,却又无可奈何。
说好了的周泽楷翻译机呢?说好了的周语十级江波涛呢?难道还要重新考级吗?【并不
难道小周不需要我了?哦天哪,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尔康手】
不过玩笑归玩笑,把自己调侃了一通的江波涛还是继续想了下去。
小周……吗?
他这一定是,生气了吧?又或者说害羞?我有哪方面做得出格么?似乎没有吧,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想不明白。
———不过啊。
———生气的小周,真的也很可爱啊!

3.很想让他变成……我的小周。


———还有微笑的小周,打荣耀时的小周,刚睡醒的小周,都那么好看呢 。
———见过小周这么多样子的我真是很幸福,也希望只有我见过这样的他。
———就是这样的小周,让人有一种……占有的欲望啊。
———很想让他变成……我的小周。
———我的小周。
“等等……我刚刚在想什么啊……!”江波涛猛地醒悟,然后愣在原地。
“我……我……咳!咳咳咳……咳……!”
一种异样的感觉。 
喉咙里很疼,被异物堵塞一般,身体的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生根发芽,想要开花想要宣泄想要诉说不想要再忍耐——
江波涛捶着自己的胸口,那里似乎有些什么呼之欲出,剧烈的一阵咳嗽之后有一种喉咙被异物卡住的感觉。再用力一咳,有什么东西轻轻地零零碎碎地飘到了他的手上。
“哈……?这些是……”
江波涛惊住了。
他手上的,是娇鲜欲滴的花瓣。

4.才不会告诉你是本周江呢。

———Excuse me ?
———什么情况啊?
———所以我这是患了那无比狗血的花吐病吗!?
———解病方法无比少女的花吐病……?
———噢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还不是被小戴的本子毒害过。
———虽然没看完。
———嗯,才不会告诉你们是本周江呢。

5.那些花瓣承载了他沉痛的爱恋和所有求而不得。

江波涛叹了口气,心情平淡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如果是这样子的病况的话……
———那么我自己一定有一个喜欢的人呢。
———而且必须是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骨子里的那种。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
江波涛揉了揉眉心,再叹了一口气,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人——那个人羞涩的笑容、捧起奖杯时脸颊的泪水、认真思考的模样、发呆时的眼神……
周泽楷。
喉咙深处又一次传来了熟悉的感觉,像是异物堵塞。江波涛轻咳了几声,看着落在手中的花瓣,摇了摇头,无语凝噎。
那一片片红色的花瓣像是一把利剑,深深的刺入了江波涛的心底,让他不得不和自己最最最深处的秘密坦诚相待。
是的,江波涛喜欢周泽楷,从第一面见到他就开始喜欢,直到现在,仍然喜欢。
江波涛可以保证这件事直到今天仍然是秘密,因为他从未与任何人说起,他也不敢,他真的不敢赌,只要是有关周泽楷的事情。所以……这份感情,在他对人生的估计中,并没有被算进去。江波涛觉得自己在这份不该存在的感情上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看了半本戴妍琦的周江本。
他时常会在睡前的功课上想,现在也在想,周泽楷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好女孩结婚,她不一定要会打荣耀,但一定要很好很温柔很喜欢周泽楷,要接受他的无口,周语最好十级,要比自己还懂他,———要比自己还喜欢他。他们要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自己最好可以去当伴郎,去见证他最幸福的时刻,然后微笑着给予他祝福,出于私心,最好只给他,不要给新娘——让自己任性唯一一次。他们以后也要生出来一个可爱的孩子,肯定会继承周泽楷的容貌和女孩的温柔,但是最好不要继承周泽楷的无口……哈哈哈,怎么又想到小周的属性上面去了呢?江波涛开始低低地笑,再然后越笑越大声,渐渐地变得干涩,变得像是在哭泣。边笑他还边吐花,一片片花瓣上混着鲜血和眼泪,从江波涛的手指缝隙中穿过去,最后飘到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宿舍地板上,落了满地。
———哇啊,真浪漫啊。
———可是我为什么觉得自己快死了呢。
———好累、好累。
———让我休息会吧,求你了,就一会。
江波涛也不知道自己在求谁,也许是周泽楷,也许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会属于周泽楷的女孩,也许是他自己吧,但是他实在是太累了,那些花瓣承载了他沉痛的爱恋和求而不得,甚至还耗光了他的精力,于是来不及再多想,江波涛轻轻地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在自己吐的花海中沉沉睡了过去。

6.药……是什么?

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几个小时。
江波涛揉了揉揉眼睛,看了看满地的狼藉,然后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快速地收拾了房间。手机里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显示,有杜明和孙翔,江波涛都一一回拨了过去。

大家都没说什么,只是认为他九赛季刚结束太过疲劳,所以江波涛请了晚上训练赛的假后一直留在宿舍休息。

花吐病一年前曾在中国盛行,而在发明了解药之后就消失匿迹,然而所谓解药是有着很大的副作用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这段时间正好是春天,也不晓得哪门子的花又带来了这过去的绝症,尽管新闻上正好也报道了,周泽楷还提醒过队员们“小心火烛”,结果好死不死在这关头江波涛中了招。

自己是传染了张佳乐的幸运E吗?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一个星期后,百忙之中抽身的江波涛拿着号码牌等在医生诊室门口,轻轻叹了口气。

“可以进来了,75号……江波涛,是吧?”

江波涛应了一声,起身,走进了诊室。

“哈喽方医生,我是江波涛,请问是坐这里吗?”

正写着报告的带着口罩的年轻医生抬头看了一眼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皱着眉头敲了敲桌面:“坐吧。花吐症么?”

江波涛走上前坐下,诧异道:“没错, 您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刚刚没有犯病啊。”

“你闻不到也是正常的,我可没见过哪个花吐患者闻到和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味道——尽管你身上的味道已经浓得像在花店里了,再看看你那黑眼圈——说说吧,兄弟,这病犯了多久了?传染源清楚吗?”

江波涛怔了怔,随即微笑着回答:“三天前的事,传染源我也不清楚。”

“最后这四天时间,我想你明白最好的治愈方法是什么。”医生抬了抬眼,盯着江波涛看了一会儿,“当然我也不排除你有难言之隐,病历拿过来——你是直接开药,还是自由治疗?”

都是风险。

江波涛咳嗽了两声,吞了吞口水,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年轻的医生,有些紧张地问道:“药……是什么?”

7.

周泽楷指挥着一枪穿云在炮区里灵活地闪躲着对方的技能,普攻解决掉对方放的小炮口后等待着自己的大招cd结束,利用走位找到空挡解决了对手。

“周队!来帮队打团,17区新地图新副本史诗级材料爆率提高2%!别jjc炸鱼塘了,哎哎哎孙翔你走位过去点他大招锁定你了——我靠这个术士nb!”

周泽楷对于杜明的叫喊毫不理睬,带上耳机关掉荣耀界面,瘫在竞技椅上拿着手机发呆。

江波涛最近像是生病了,每天带着口罩视人,今天甚至还请假去了医院,这两天甚至一句话都不愿意再和自己说,虽然之前一段时间自己确实因为一些事情躲着他,但自己怎么说都是轮回的队长,难道生病这种会影响比赛的事情不该和自己商讨商讨吗?

到底是什么病,非要藏着掖着的,还要带着口罩涂着花香味儿的香水?

周泽楷越想越心烦意乱,舔了舔嘴唇,盯着江波涛空着的位置,手指有节奏地轻敲着桌面,沉思着些什么。

突然,他的指尖一顿,眉头一凝。

“花……?”







惊了惊了,这也太秀了吧???
emmm虽然喜闻乐见而且悄咪咪有点开心不过还是有点过分了……

【方王】来自大洋彼岸的两封信 (下)完结篇

ooc,ooc,极度ooc。

荣耀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这篇是方神视角【。

事实上也可以独立成为一篇了(。

但还是建议配合着上和下食用。

那么先愿你食用愉快咯^q^

那么,准备好了?

撒,一狗!





/ / / / / 1.

“啊——啊——啊嚏!”

我吸了吸鼻子,把手从口袋里依依不舍地拔出来,拢了拢围巾,继续向前走着。

纽约的街道在晚上就变成了另一副样子,和白日里的喧哗热闹不同,这时候的大街上是看不见几个人的,空空荡荡,这么条长长的街道上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还会让人心里发毛。不过偶尔可以听到有夫妻在吵架,但还是会很快就消停了下来,毕竟吵架是一回事,打扰邻居睡觉又是一回事。

嗯,在国外……就是不一样。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啊……我还是习惯车水马龙的样子一些。那对骂架的夫妻呢怎么不见了?噢说起来我这个时候出来喝酒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我虽然在心里吐槽了几句,但却加快了步调。

好担心到时候喝醉了也没有人抬我回来啊,早知道就把那几个同事叫过来好了……啊呸方士谦啊你总是想太多。我摇了摇头,推开了酒馆的大门。

“啊……啊——啊嚏!!”

———呸,纽约的凌晨可真冷。

———看来下一次要多加一件衣服了。



/ / / / / 2.

说实话我也不是那种总是借酒消愁的那种人,生活习惯还算规律——至少比年轻时那会好,要怪就怪我徒弟今天早上给我发的跨洋短信,说是小队长在微草团队会议上决定要退役,叫我去劝劝,理由是杰希应该还可以再打一年的微草还没成长英杰那小子在自己宿舍里伤心了好一阵子……

都是屁话,我不也想他打吗?

但是他也有他的自主权啊,微草的未来毕竟还是由英杰扛,就算他现在还扛不起。而我们做得了什么主呢?

搞的哭哭啼啼像小女孩似的,没有规矩。

更何况,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这个人去劝又有什么作用,在他面前我都消失了三年了,我也没那个脸去。

……虽然还是很想去看看他。

啊呸,越想越烦了。

我快步走到木质的柜台前,用手敲了敲桌面,站在柜台里面擦着酒杯的男人抬起头来,挑了挑眉。瞥见是我,点点头,继续擦拭着他的杯子。

“哎老板,来杯白兰地啊。”

纽约的华人酒吧不算多,但是至少有——比如现在这家,这里的老板我也算熟悉,毕竟刚来留学那会我可是这里的常客,每次都是走着过来抬着回去,同学也被我搞得烦了,硬是逼着我没再来这里灌酒消愁。这倒是可惜了我那时练出来的酒量,就我一个绝对可以喝倒一片人,现在倒是没那么能喝了。

我在一边的空位置上百无聊赖的晃悠着双腿,想着这里的老板怎么越来越慢了,上个酒都要磨蹭半天,搞得和喻文州一样手残就不好了之类的吐槽———没办法啊,生命在于吐槽,那什么——“没有吐槽伴随的奶不是正宗的方士谦牌好奶”嘛。

总之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突然坐下了一个人。

体型纤瘦,但是身材挺好,很丰满的类型,是个女人,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说实话我总觉得她看起来有点面熟,而且不只是长相,就连身上的气质也很让人舒心,像是一直一直渴望嗅到的体香,但是又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我总不能冒着被酒店老板嘲笑这是搭讪的危险去问吧?总之我又好好地打量了一下她,这女人扎着干净利落的马尾,手里还踏着瓶啤酒,坐下之后在我对面又灌了两口进去,然后就开了口:

“——哟嘿山那头的那位帅哥!一起来喝酒吧!一起来喝酒呀~~喝酒呀~喝酒……呀……”

话音刚落,她一个铿锵,直接把脸拍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过去。

哎等等这位姑娘,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还有,我哪里是山那头的人了啊!



/ / / / / 3.

于是场面一度十分的尴尬。

我方士谦,一个还有几年就快要而立的正直好青年,居然被一个女孩子趴在胸口占便宜。

可是……我脑子里第一反应居然是浮现出小队长的背影,而且居然有种想冲上去反抱着他的冲动。

不科学,大大的不科学。

总而言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这个事儿又演变成了我需要带她回家这样奇怪的设定,只能怪酒店老板的一片好心,看我也老大不小的了想给我找个对象是吧?反正也不好把这个女孩子就这样丢在这里,纽约的治安也是差得很,和中国完全没法比,尤其是走夜路的女人——特别是这种年纪的女人,再加上长得漂亮这一点,大概会被人在安静的小巷子里给强了吧。略加思索一番后,我还是用手捞住着个女人的腰,把她背到了后背上。

总之先把她带到合租的公寓去吧,做好事做到底,也不能辜负了酒吧老板的期望是不是……

嗯哼……总感觉,有一种在当人贩子的微妙感。

我用余光看了看酒吧老板的表情,发现他在极力忍笑,还和我比了个“兄弟加油我支持你”的手势。

去你妹的我只在乎小队长你瞎掺合个屁,难不成这个女孩还叫做王杰希不成?

我狠狠的揉了揉眉心,随即背着这女孩往门口走去,走入纽约午夜的冷风中,总感觉被风包的臃肿的很。

刚走了没几步,我突然发现后背温热温热的,湿了一大片。

嗯?

——她哭了。



/ / / / / / 4.

让我意外的是这个女人其实根本没怎么醉,至少在我到达家的时候,她就悠悠转醒了。

我看着她揉了揉眼睛,看着我蒙了半响,然后才嘴唇一张一合地说道,哎我没有认错人吧?

我就回了句你怎么可能认错人呢?

但是我转念一想这好像又不太对啊,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认识我呢我看她又不熟悉。

“你……你真的是方神?雾草我今天居然见着真人了!你你你是不是叫做方士谦?”

我就点点头回了个嗯。

“就是那个……治疗之神方士谦?”

这个当然了。我心里小小的得意了一下,没想到在这陌生的异国他乡我还可以遇见自己的小迷妹啊。

“……是那个玩荣耀的方士谦噢?”

喂都治疗之神了能不玩荣耀吗难道是玩王者农药?我再次点了点头,应了声当然了。

我看见她突然狡猾地一笑,嘴里倒是还没有放过我,继续盘问着确定我身份的问题——

哦那你也是喜欢王杰希大神的方士谦咯?

“啊这当然了能不是吗……”

我下意识的把心里想的都给说出来了。

然后我看见这个女人笑意盈盈地看着我,像是狐狸一样狡猾。

等等……

我是不是……

被套路了。



/ / / / / / / 5.

“等等你跟你在说什么我刚刚那句话是开玩笑的还请快点忘掉!是玩笑、是玩笑!!喂你不要一脸不相信啊我很认真的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虽然在别人面前一不小心说漏嘴出了柜这种事在以前也有过,但这还是第一次说出王杰希的名字,而且听者居然认识我,这事儿搞不好以后在国内还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头条名字我现在都想好了,就叫:治疗之神退役后最大的秘密居然是他与微草队长的那些故事……!?或者:失踪多年方士谦对于王杰希“恋恋不忘”!?

好绝望啊……

“……唔那个,方前辈。”

“啊什么事你说。”

“其实吧我叫王洁诗。”

“我是王杰希的表妹。”

“所以你可以放心的今天看到的听到的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猛地抬头,看着这个女孩的眼睛,多像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啊,那双眼睛里仿佛盛满了眼泪,而这双眼睛里面仿佛盛满了星光。

啊,就是说嘛。

能让我产生这样的依赖感的人,除了王杰希还有谁呢?



/ / / / / / / 6.

这个故事的走向好像有点不太对头。

我现在坐在我家的沙发上,看着昨天捡回来的那个小姑娘在我的家里作威作福。

“哇啊啊啊啊方神你这里居然有微草当年的限量版手办啊哎哎哎怎么有两个王不留行是不是表哥给你的交往纪念物!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过我家门即是我家人我们以后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哦不要害羞嘛,我这个人啊很开放的我是接受同性恋的哦所以你不用担心伤害到我幼小的心灵啦告诉我吧告诉我吧告诉我吧!!!哇啊啊啊这是什么!?微草当年有这个活动吗我怎么不知道!!!哎这一踏明信片好漂亮啊方神你还在后面都写了字哎你去过这么多地方呀?这个团子是什么啊怎么每一张明信片上面都有画呀?是不是王不留行啊嘿嘿嘿……对了方……唉?”

“……这是什么啊……表哥的照片?”

“挺帅挺年轻的嘛现在倒是要成熟更多了。”

“等等为什么我的注意力会被这个独特的相框吸引去!?!?”

我居然无语凝噎。

对于王杰希,我也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感觉。我把他的相片放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让我一看就看得到,也给这张唯一的相片用了最好的相框,目的只是想让王杰希在我的世界里不要被忘掉吧?

可是说是喜欢却又不像喜欢,我在这个路口犹豫不决。

……啊是了,我出国那一天他也没有来送我,就让我这样不辞而别,事实上……他是连一句告别的话也不想与我说了呢。

这样的话,我'喜不喜欢他'这件事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了吧?

啊啊,我可真是失败啊。

你真是失败啊,方士谦。



/ / / / / / / 7.

“手上的笔一直在颤抖,心尖儿上的那一份爱也在摇摇欲坠,哦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杰希……啊,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让我遇见了你,遇见了最了不起的你。”

“你的大小眼在我看来都富有魅力……噢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在这特殊的时刻,杰希,我想说,我爱你,我一直一直爱着你也请你和我在一起。”

“我会一直一直爱着你喜欢着你直到失去我的生命,就算上天要把我们分开,我也会在下一辈子记着你, 找到你……”

“请给我一次爱人的机会,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我未来的爱人一定是你……”

“我爱你王杰希,不管天涯海角……我都会追到你。”

“说实话在国外的那些年我一直对你恋恋不忘……啊,我是多么的想念你哪王……”

“———打住,打住。”我无奈地抬起头,看着那个正写得满脸红光异常兴奋的女孩子,揉了揉眉心苦笑着问道:“你表白也是这样表的吗?”

王洁诗突然愣了愣,眼神沉了沉,然后抬起头来说道:“………这……倒不是的。”

我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偏过头去,嘴里嘟嚷着“明明我文采很好的嘛………”这种话。

哎嘿嘿,小妹子啊,我好像明白你为什么要到酒吧里去买醉了哟。





//////////8.

信写好了。

这下已经不只是文采,我还要为王洁诗这个失恋的妹子的脑洞喝采。

“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这个办法……”我一脸无奈的看着她给那两封信分别装进信封,再把信推过来把笔塞进我手里,叫我快点署上名字。

“阿拉阿拉,我已经撩妹多年啦。”

我挑挑眉,用不敢相信的神情看着她:“可是我还是有个问题……到底你是怎么知道他会选那份表白信啊。”

王洁诗愣了愣,然后轻笑了笑,用那双与王杰希酷似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我很了解我哥的。”

我呆呆地看着她歪了歪头,涂了淡淡的唇彩的嘴唇开开合合。

“所以,我也敢断定啦。”

“他一直一直都喜欢你。”



/ / / / / / / 9.

飞机票早就已经订好了,在把信寄出给小别和英杰的当天上午,我就拿着大包小包登了机。

一路上我都在飞机窗边托着腮想着小队长会对这些事作出怎么样的反应,我该怎么去劝说他,如果他选的是那一封错误的、不该出现的信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啊啊,思绪越想越乱。到最后我干脆不去想了,在飞机上直接美美的睡了一觉。

在国外这几年,我好说歹说也都成长了很多,不论如何我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小队长来宠着,认许自己任性的方士谦了。

我是他的前辈。

应该是我来保护他才对。

也许因为这个社会的舆论两个大老爷们在一起这些事都是不会被允许的,但是如果对方是王杰希我绝对不会放弃。

那句俗话说的好,我们不是只喜欢男人,只不过是喜欢的人正巧是男人而已啊。

那么希望我可以成功吧。

呐我的小魔术师。

唯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万千飞鸟为你流连。

同时,我也坚信我能留在你身边。





END_

小剧场:#在一起以后的方王两人#

方士谦:(悄悄地)那啥,其实当时在那个薄一点的信封里面是我的婚礼邀请函啦……

王杰希(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结婚对象是谁?

方士谦(尴尬的挠挠头):你认识的……叫王洁诗。

王杰希(嘴角弯起):哦,是吗。

方士谦:(准备尿遁):……呵呵。

王杰希(低头让人看不清表情):可惜了,那个时候她才失恋而且哭的稀里哗啦跑到纽约去了呢。

王杰希(露出一个心脏的笑容):————方士谦,今天晚上别想上我床。







没了。

————————————————————————————————————————————

大家好这里雨花w

最近跳了许多坑但是最后发现最放不下的果然还是全职圈啊(笑

于是把以前的这个坑给填了,下一步可能会向着王方进发啦(bushi

ps、说起来各位想看什么梗呢w都可以和我说啦我会慢慢写的w可以带cp,个人比较喜欢多cp来着。


求小红心小蓝手啦……谢谢w





那么,谢谢观看。





【方王】来自大洋彼岸的两封信 (中)

ooc,ooc,ooc。

荣耀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还有后续,观看愉快。


“那就这封吧。” 王杰希接过了厚一点的那封信,然后把薄一点的信塞回了刘小别的手里,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现在,去训练。”

“哦,好的队长。”高英杰回头拉着刘小别往训练室走去,两个人一路无话。

训练室门口,刘小别突然一愣,拉住了高英杰,说到———

“那个……英杰啊,你难道不好奇另一封信里面有什么吗?”

“……啊哈?”



训练室走廊的当头,王杰希手里攥着那封信久久无语,像是在害怕着拆开后会看见什么洪水猛兽似的,眉头紧锁着。他看了看对面玻璃窗里自己单独的倒影,叹了口气。

——王杰希啊,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终于,他还是撕开了封口,从里面抽出了厚厚的一踏纸制品。

———一堆明信片,在明信片的最后还有一封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洋洋洒洒写了两页多。

王杰希一张一张的翻阅起了哪些明信片,然后哧地一声,笑了。

这些明信片上面都印着国外的风景,不过唯一的特点就是有人在图画的中间画了一只两边眼睛不对称的团子。有的被画在了塔尖,有的漂浮在花海上,还有的骑着个扫把在天上飞,生动有趣,无比形象。翻到最后一张明信片,上面画着两只团子,一只还是大小眼,而另一只却没有脸。不出意外的,每张明信片的背后都有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方士谦”,还标注了日期和他去那些地方的一些感想,虽只寥寥几句话,但是王杰希还是翻阅的很用心。

——原来他在国外旅游去了。现在又在做什么工作?

王杰希没说话,把被留在最后的那张纸缓缓展开,阅读了起来。



TO:小队长


近来可安好?

我辗转反侧地想了想吧,觉得还是有一些想法必须告诉你。

其实最开始我讨厌你,讨厌你替换了林杰的位置,还那样的不动声色,对我明显的嘲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你还客客气气地叫我前辈,不恼不怒,有时候我自己也会觉得自讨没趣。

讨厌你那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我那时一直都看不出你下一步要做什么,你知道吗,对上皇风让你出名的那一场比赛,我回去了以后重复看了很多次赛事录像,每一次我都以对手的角度想,这一个转身下面还可以怎样面对?接下来还可以怎么攻击?怎样预判你的走位?我记住了比赛里的每一个赛点,每一个改变局势的操作,简直是倒背如流。

好笑吧?一个奶妈,作死的研究怎样攻击你、打趴你。

我承认,就是因为这样,后来我才总是可以轻易的预判你的走位给你治疗,虽然最终你还是舍弃了你独到的魔术师打法,为了给团队更好地配合。

原谅我一直叫你小队长,我知道其实这里面有一份不尊敬,你一直忍着我像小公主一样的脾气,但是我承认,这个称呼里面还有一分私心。

——啊,小队长这个名称独一无二只有我可以叫只有我可以整他啊他每天都会这样变相的关心我呀在他心中我是特别的呀我好开心。

看吧?我当时就是这么傻。我知道他们都说我有着公主般的小脾气,但是只有我知道,那只是想傲娇给你看罢了。

后来……我们拿了两个冠军,微草的排名也渐渐上升着,最后趋于稳定。

所以,第七赛季我退役了。然后,我去了国外。

那个决定退役的夜晚我辗转反侧,脑子里都是你的脸——还有你的王不留行在赛场上的英姿。我想啊,我退役了以后,袁柏清是不是也可以像我一样奶的风生水起呢——呸,是不是可以好好的保护你呢?

但是我还是决定走,我不想一个手速下降的不合格的治疗之神陪着状态极佳的王不留行,我不能拖微草的后腿。

所以去国外的那天我没和你说,也许小别告诉你了,但是我还是没在机场看见你的身影,这样就很好。


登机的那个时候我想,这大概是真的再见了。
……这大概就是结局了吧。











再然后,我在国外遇到了她。
那个酒吧里的夜晚我记忆犹新。

她是个很好的人,很像你啊,她身上的的气质、味道。不过不像你那样对我拘谨,对于买醉的我她很宽容,我们很快就熟了起来了。

我和她说了我们的故事,其实吧就是一场我单方面的喜剧,她笑着听完了全部,然后轻轻地抱着我说:

“嘿方——你喜欢他吧?美国不排斥“给”的啊。”

我当时就懵了,这件事还没有人和我说过。我自己都不相信,真的。

她和我讲了很多,说什么喜欢就要去追啊、不能错失这样那样的机会啊、不管怎样也要让你知道我的心思啊、否则就会后悔一生当一辈子的单身狗被别人闪瞎眼啊什么的。

所以就有了这封信。

我不管那时是醉意上头还是我真真切切,但还是得感谢她,让我意识到了这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儿。

小队长,杰希,我的魔术师。

那句老土的告白我就不说了,用这句话来做这个故事的标准结尾吧:

我的小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万千飞鸟为你流连。

同时,我也希望我可以一直留在你身边。

方士谦. 于大洋彼岸
王杰希愣在原地,看着信最后一句话瞪大了双眼,如果高英杰在场,那么他估计又会发现,王杰希的眼睛又大瞪得一样大了,而且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方士谦这是几个意思?

他想留在我身边。

他……也喜欢我?

心里仿佛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王杰希捏紧了信纸。

他走后自己也不是不想他,事实上每个无眠的夜晚王杰希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那双桃花眼,想起来他和自己骂架的时候眼里的愤怒,想起他拿起冠军奖杯时眼里那真正的欢喜,还有他离别前一晚眼里的不舍。后来自己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叫''喜欢'',但是不管怎么想那个人现在都已经身在异国他乡,在自己触摸不到的大洋彼岸,他们之间隔着一个那样大的太平洋。

所以王杰希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微草上,每天督促着队员去训练,不要命地熬夜,没日没夜地看着录像,但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感到一丝不习惯,他一开始搞不清楚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后来才猛地意识到,自己耳畔只不过是少了一句“小队长不许看了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啊你要活到一百岁听见没有?啊?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关电脑了啊!”罢了。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事物是失去后才让人懂得珍惜,偏偏王杰希就不懂。他以前拥有着那个叫方士谦的人的全部信任,有着方士谦的求而不得,有着方士谦好看的桃花眼的注视,可是方士谦先主动收回了这一切,不声不息。

王杰希度过了没有这个人的三年,然后发现不习惯,但是晚了。

而现在那个人要回来,还夸下海口说想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希望自己同意。

———MDZZ。

王杰希心里就这一个想法。

犹豫之际,王杰希却突然感到腰间一热,背后传来熟悉的体温,很温暖很温暖。

“——小队长。”

王杰希腰部一僵,想挣开但却被圈得更紧更用力。

———WC!!??

王杰希心里刷过一千条弹幕,五颜六色——

「我靠方士谦?!」

「他怎么这么快」

「啊我被薄情卖了吗蜜汁伤感」

「没有弹幕说前方高能来包辣条啊!差评」

「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谁来奶我一口qwq」

“为什么不理我嘛小队长……”

王杰希汗毛耸立,被方士谦最后的颤音吓了一跳。

套路。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一套王杰希吃,而且正中心坎。

他抬头,看了看玻璃上倒映着两个人的身影,相互依偎着,就像一对情侣一般,好不自然。

王杰心低下头笑笑,叹了口气,然后在身后那人的怀抱中,完美地转了个圈,圈住那人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嗅着他的气味———

嗯。

“方士谦,我准了。”





———THE END———



———莫明奇妙(?)小剧场———

“英杰……你就不好奇你一封信里有什么吗?”

“……啊哈?”

“……”

“……”

“想是想……可是我觉得那样队长会再加训……”

“方前辈还会找我们算账……”

“从此我们的信誉一落千丈……”

“一帆还会怎样看我……”

“那小鬼会学坏的吧……”

“……”

“……”

“我觉得,我们还是现在去叫方前辈上来比较好。”

“……我也觉得。”

“……那走吧。”




#求小红心小蓝手w#
#别问我这为什么是中不是下#
#因为还有一篇方神视角我才不会告诉你#

【方王】来自大洋彼岸的两封信(上)

“如果他打开这封信,那么就不会看到任何你想表达的东西。
如果是这封……谦啊,一切随缘。
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你是很好很好的人。
不过如果实在不行那我们结婚吧我不在意的!(划”




王杰希收到了两封信。

信的署名是方士谦。

在训练时前犹豫不决了好一会后,他缓缓踱步走到了微草走廊的窗边。

他再次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打开看起来比较厚的这封信。

“——等一下等一下队长啊!你等一下!”

“……队长冷静!”

王杰希一惊,皱着眉头往后一看,看见刘小别和高英杰这两个人红着两张脸,喘着粗气。

“怎么回事……英杰?小别?”

“总之队长!你听我的!呃呃呃,现在先别打开这两封信,我们来做个问答吧!”

“……没兴趣。”说着,王杰希就对着封口一撕——

刘小别眼疾手快大爆手速,从王杰希手中抢过封口,啊,果然是风一样的男子!

高英杰尴尬地打着哈哈:“总之呃……这件事很重要的……队长,我知道这不合时宜啦,但是呢……”

“你还知道现在不合时宜?快去训练!啊对了,小别,A训练再做一套,你上次训练心不在焉。”

“队长,那是蓝雨的那个小鬼!非要缠着我pk……我就只好和他……打了几场jjc。”刘小别说到这里红了脸,瞥过了头去。

“几场jjc?不是打了一个下午打了几十场然后晚上硬是要在微草宿舍和你睡?晚上还打被子叫你没睡好觉第二天训练中途趴在键盘上睡了一觉?”王杰希笑了笑,冷冷的盯着刘小别。

高英杰蹭过来:“我说句公道话啊小别哥,虽然我们现在是同一战线,可是我也觉得你不该天天和蓝雨的那个卢瀚文………腻在一起啊!太闪了我受不了!真受不了啊!比蓝雨那对正副队还要闪(划掉
!”

刘小别脸红成了一个苹果,别别扭扭的在那里嘟嚷着什么“明明都是那个小鬼……我们才没有腻在一起!”

“……算了。你们两常年切磋切磋也挺好的,但是可别再让黄少天天天打电话过来说我们绑架他儿子了。行吧,你们去专心训练,把信给我。”

“——不行!”两个人在原地站直,异口同声。

王杰希皱了皱眉头,又叹了口气:“好吧……你们到底要干嘛?”

高英杰看了看旁边的刘小别,后者则看着他点了点头。“队长,是方士谦前辈叫我来的,前辈给我发了条短信,叫我按他说的这么做。”

王杰希揉了揉眉心,低下头,让旁人看不见他的眼神,低声说道:“已经三年了,他怎么又突然有了消息……我还以为你死了……呵……”

“队长,你手上好像还有一封信吧?方前辈说你回答他一个问题,问题的答案会决定你小半辈子和你的性福(bushi,额,总之就像是打游戏打出HE和BE一样,会有危险的。”

王杰希抬起头说:“英杰,那你问吧。”

“额……就是……呃……”高英杰挠了挠头发,脸上一排大写的尴尬。“刘小别赶紧接过话茬,“队长,总之就是!……你觉得方前辈现在有女票了吗?”

“呵……?”王杰希瞪大了双眼,喉咙间滚出不成样子的两个音节。高英杰心里就是“江副队在水中翻滚——翻江倒海”,天啦夭寿啦队长的眼睛居然一样大啦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划掉 队长不会说要我也像小别哥一样加训吧?你一定还是要做一个国民好爸爸啊队长!(划掉

“我不知道。我不是他。而且这都三年了。”王杰希变回了他惯用的那个表情,波澜不惊,直接用了三个句号,还特意把“三年”这两个字加重了语调,噢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慈祥除了那对大小眼之外。(划掉

“这个回答方前辈好像是说他接下来会邀请队长参加他们的婚礼?”高英杰对着刘小别咬耳朵。

刘小别白了他一眼,然后无视高英杰幽怨的小眼神继续自顾自地说话:“嗯,拿着两封信吧队长,注意别打开。”小队长如果打开还看到了是什么这篇就是神作了吧qwq大洋彼岸的方士谦内心感慨万千。(划掉

王杰希接过刘小别手里的信,没有撕开封口,只是安静的看着,等着刘小别的下文。

刘小别倒是被盯得慌了,被一双大小眼盯着能不慌吗!?一下子学着蓝雨的不好风俗几个连珠炮就打下来:“队长就是说你在这两封信里选一封就好然后我们给你你选的另一封我们没收啊不收回,你要相信这一切都是方前辈叫我们干的还有袁伯清那小子!这事就耽误了一会时间不会影响训练的!”

王杰希笑了,笑得那么个春风灿烂,百花盛开,然后他随手拿走了一封信,接下来说到:“可以了吧?快去训练!”

徒留刘小别和高英杰在原地心情复杂。

………



——TBC——

我是雨花w对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卢刘tag纯属提到一句话而已。

总之这一回里方神没出场,那些划掉的句子都是我的吐槽没错!【你够。

在简书上观看效果更佳w欢迎勾搭w简书ID舌尖上的正太

那么这接下来就是个小游戏了,在评论里敲下以下几个选项中的一个,敲数字,我统计票数后再放出对应的结局w

对,其中两个是BE。

——所以问题来了!



Q:你希望杰西卡打开哪一个信封呢?



1.厚一点的那个信封,在他的右手边。

2.薄一点的另一个信封,在他的左手边。

3.什么都没拿。

4.以他独到的爆手速极速之爪光速把那两个都拿了。【不是



嗯,第四条是扯蛋。不过你们想选也可以啊哈哈哈w

来啊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哪怕只有一个人参与我也开心啊!反正有~~大把时光~~【doge脸